网信彩票~购彩大厅大象文艺周刊丨木可:厨时

  关于我们     |      2022-08-20 00:58:00

原标题:大象文艺周刊丨木可:厨时

编前:跨越人生之考,感知理想光芒,奔赴星辰未来。大象文艺周刊第20期来了!本期汇聚了著名作家、四川省作协副主席蒋蓝《纵目者的气象》,作家木可《厨时》,作家葛会渠《那年高考》,诗人黑马《端午之歌》。《纵目者的气象》以高考作文切入并发散开来,书写理想主义的气象。《厨时》聚焦厨时之感,触摸食物的温度与灵魂。为人、为文、为厨皆是修行,生活的细节里处处都有美好等我们触摸,更有理想的光芒召唤我们跋涉前行。

(《大象文艺周刊》编辑 闫钰)

厨时

木可

扇面《厨时》 木可 书

时光的形态,正是我们面对她的样子。

佳人者:白萝卜

雨轻轻悄悄下了一夜,梦也就做得特别遥远,待清晨醒来时,便渺不可寻,只留下一痕回想。踩着湿漉漉的步子,去楼下的菜店里,带回来一尾鲰鱼,一个白萝卜。

这个季节的鲰鱼,是孕育着鱼子的,那腹白中的一抹金黄,让我惊觉正是春天。白萝卜像以往那么厚实,楞头处微微透着一抹青色,是货真价实的"愣头青"呢!人间有"花心大萝卜"的比喻,我想那终究是人的作为,与白萝卜无关。萝卜内心紧实温软,刀锋走过"滋滋有声",目光落处,莹莹而有微光。待白萝卜化身为条,在盘中叠叠成雪,你目视良久,你轻轻一叹:"卿本佳人! "

李延年曾惊叹:"北方有佳人,绝世而独立。"曹植却欢呼: "南方有佳人,荣华若桃李。"然而,也正是这样的佳人,一个"难再得",一个"难久恃"。唯有这白萝卜,出落于凡尘,也美好于凡尘,只要你肯停下步来,投注以目光。我为何越来越感恩身在厨房的时光? 我想是这样的时光里,我终于安静下来,将这些尘世里的美好触摸。

当鲰鱼在汤水里浮浮沉沉,"白色佳人"偎偎簇拥,厨案边的人会很安心,世间的美好平凡如此,贴切如此。一时想起,清晨走在湿湿微光里偶得的句子,难得的"六字句",题目,且叫《佳人》吧:

昨夜帘外听雨,今晨庭前数花。梦里佳人者谁?明媚温暖似她。

无心者:洋葱

这是一个柔软明亮的日子,我在厨房里站着,听得见窗外芒果树的花蕊间,有四五种不同的雀儿在唱歌,歌声婉转起伏,听得安然,也听得惊心:日子平凡如斯,却又美好如此,稍稍大意,也就失却了。

生活,正是这样,不会时时郑重其事, 而你是否也能时时警醒,珍惜?

在厨房里站着的我, 一边这样听着鸟儿唱歌, 一边拆解着一颗洋葱。我会使用"拆解"这个词,是我多年来对洋葱的态度一向如此:从不用刀。洋葱在我的认知世界里,是一个微妙的存在,它从未成为一道主菜,却又不可或缺。我的厨房里只搁油盐和酱油,这般自信的缘由,也正是有了洋葱的存在: 洋葱是天生的鲜。

如往常一般,今日我照例要用洋葱来做份简单的高汤,用这份高汤煮过、焖过、煨过的菜,都会有着一份自然无觉的鲜甜。于是,我如往常一样,用手指一层层剥开一颗洋葱,再简单地分开成大小不一的块儿。洋葱一层一层, 同样的颜色,同样的温度,同样的润泽,同样的滋滋有声,同样让人欲泪还休。

我享受这样一个只手拆解一颗洋葱的过程:一层一层,真切如斯,期待如斯,从未落空。

日子久了,我会特别感念洋葱这样一种特别的存在:它似乎无心,一层一层,直至内核再也无法拆解,于是它也一次次让心有执念的人失落,怨他是"无心"的人。而然并不。洋葱又何尝不是 "心有千千结"呢?君不见,每一层,都是他的心,"心心"放大的,是他的初心;"心心"呵护的,也都是他的初心。

生活里,在我们的身边,又何尝不曾有着洋葱一样的人呢?他们本质鲜甜,浅白无藏,朴实无求待我们,我们却一次一次,一层一层揣度他们的用心,*终怨他是个"无心"的人。

今天的洋葱高汤煨牛腩,一如既往地,有着淡淡的鲜甜,是这人间四月天里的小小奇迹。

失语者:梅干菜

"失语"有一阵子了。

前段时间的隔离生活予我*大的领悟,或许是*终让我明白:"我是不是真的爱着自己?进而,我是不是真的那么爱你?"不必出门,也不用再见**人,而那个依然早起运动,好好吃早餐,而后将自己梳妆一新,发信息问你今天还好吗的人,我想他是真正爱着自己的吧,进而他对你的爱,也是真切实在的。

因而,你明白了我说的"失语"究竟是怎么一回事:当我们不必要频繁地社交,不需要再苦口婆心地说那么多的话语,不需要时时调整自己的呼吸与表情,你停停,你想想,你这一天的生活里还剩下一些什么?

当然是自己。

然而如果什么都没有呢?那是不是你失去自己已久了,已然无法习惯一个人面对着自己的时光。于是,"失语"对我来说,是一种探索:如果我的文字不为**人而写,从一开始就不期待会有**人来读,我要如何去书写?是的。这段时间我时间充裕,却什么都没有写,只是在厨房里埋头做菜。每日都要吃饭,所以做菜并非刻意的事情,于是我在日复一日的厨房时光里,闷声探寻着"失语"的线索。

我发现,梅干菜就是一个"失语者"。

在先期的腌制、 蒸煮、晾晒中,它们渐渐失去了原有的颜色与形态,蜷曲在时光里,一声不响。然而,当人们拿它们来蒸肉、来煮汤,人们尝到的,是肉的肥而不腻,是汤的鲜美甜润,静静地,梅干菜一直不说话。

今天的这道梅干菜肥牛汤,梅干菜是*先入锅的,我用热油和蒜瓣激励它,期待它会说些什么,然而很快,一切都让它默默吞噬了,热油和蒜瓣也在瞬间失语。自然,我不肯轻易就这么放弃,我让菜干在汤水里沉浮许久,沉浮许久,才将肥牛放下。结果依然是,"肥牛好鲜"。

失语者以沉默为语言,或许你用心就能听见。

慢熟者:胡萝卜

胡萝卜不像白菜、苦瓜、茄子,不太容易熟,如果你不把它切成薄片,或是放在高压锅里去炖着。这有点像某一类人,你觉得他总不能如你所愿,或一点就通,或及时地如你所期待的那样,甚至,他们似乎永远不能和人"一见如故"。

慢熟者。

我**是让新的期待所俘获了:排骨,为什么总要炖? 土豆,为什么总要切成丝?胡萝卜,能不能不要切成片?就像是某些句子,能不能不要这么说?我站在厨案前,闭上眼睛遐想:为什么不可以大块的红色配着大块的黄,和大块的酱色依偎在一起?

能支撑这样一种浪漫主意思想的,唯有红烧。

不能太着急,着急了面目焦渴了,内心却还是冰冷的;也不要大动干戈, 当你降下了火候,你会发现可以从容地看着,看着大块的红依偎着大块的黄,簇拥着大块的酱色,看它们轻声低语,身体却越来越柔软,看它们彼此融化,渐渐有了欲散还合的牵连… …

你看得内心柔软了,轻轻撩拨一下手中的锅铲,让它们换个身形,继续将什么酝酿… …

*终,你等来了他们的成熟:红色依然红着,却是多了一份厚重;黄色依然黄着,却多了份内敛;而酱色呢,正散发着缕缕的香。这是一道慢熟的菜,除了普通的油盐、生抽,*珍贵的,是时间,是我们对一个慢熟者的尊重与等待。

从某一种意义上来说,色香味是时间结的果。行色匆匆,我们吃不得慢熟的菜,识不得慢熟的人。

刘禹锡《和乐天春词》木可 书

作者简介

木可,原名吴丙年,毕业于湖南省立**师范学校,现居深圳,教师,著有《木可的慢慢时光》《仙湖路西》。

大象文艺周刊征稿函

大象文艺周刊由都市时报和昆明信息港彩龙社区联合创办,每期两版(逢周五出刊),刊发内容以文学作品(小说、散文、现代诗歌、评论、小剧本等)为主,兼顾其他文艺种类。

大象无形,大美无疆。大象文艺周刊以兼容并包、滇味十足、尊重名家也力掖新人、争创**为办刊宗旨,强调所刊作品的精神能量、文化内涵、艺术价值。欢迎各位作者赐佳作支持,并给予宝贵的意见建议。

投稿注意事项

1.**是原创首发(未曾在纸质公开出版物刊发)。投稿以文学作品(小说、散文、现代诗歌、评论、小剧本等)为主,以及其他(摄影、书画等)文艺种类。

2.文责自负。请勿一稿多投。

3.投稿每篇(组)不超过3500字,欢迎千字尤其是百字短稿,优稿优酬。文末附百字内作者简介(出生年月、出生地或现居住地、民族、从事职业、创作成绩等),并留下真实姓名、收邮地址、电话、银行账号、身份证号等资料。其中真实姓名需与身份证上的名字一致。

4.所投稿件请使用word文档,以附件和正文(对话框)同步发送的方式发往编辑邮箱。

5.也可将稿件自行发布在昆明信息港彩龙社区,我们也将在该网络平台上选稿。

6.投稿邮箱:[email protected](大象文艺周刊首席责任编辑闫钰),[email protected](大象文艺周刊主编张稼文)。

文字:木可

编辑:吴珂

编审:朱家吉 闫钰

终审:王一帆

扫码逛展

线索提供·合作联系·编读往来

[email protected]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